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上) 
  我只是一个代课老师,却深受大部分学生的爱戴,因为我的爱和纵容。今天, 上六年级班,我就知道他们这个时候对性充满了好奇,于是就在课堂上教了一些 性教育,临下课还加了一句:“有什麽问题可以找我谈,我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和 你们谈的。”
 
  一星期过去了,我也几乎忘了这件事了,却突然来了个学生,叫阿豪的,是 我六年级的班中,我最疼爱的一个。别以为他成绩很好还是什麽的,只因为,他 十分十分地俊俏。白皙的皮肤,大大眼睛,均匀的身材和唇红齿白的笑容。更要 命的是,他每次上体育课或上课前去打球时,必定把全部的钮扣都开掉,塞在裤 子里的衣服也拉出来,两点若隐若现,一身白白的肤色,配上粉红中带褐乳头, 每每教我欲罢不能。
 
  今天他来找我,一本正经地欲言又止,最后小小声地说:“老师,我有一些 问题要问你,可以在别的地方谈吗?”
 
  “好。”虽然心中我不知有什麽这麽神秘,但他特地放学后留下来,必是件 重要的事了。
 
  来到了球场边,他才说出了他的问题,原来是“成长的问题”!我便详细地 为他解答,却只见,他那短短的校裤,竟起了变化。
 
  “老师,我只是听你说这些,或有时我去搓一搓它时,它就硬了。我是不是 不正常?”
 
  “谁说不正常?”
 
  “他们,他们说他们不会。”
 
  “他们骗你的,不过每个人的情形都不一样。真的硬了吗?”
 
  他点头,还把遮掩着的手拿开,将脚张开一些,我环顾四周无人,便把手伸 去摸。果然硬了,还很硬呢!我就那麽地搓一搓,更棒了!
 
  我见机不可失:“你想不想看究竟大人真的那里是什麽样的?或者,有实验 品给你弄?”
 
  他又乖乖地点点头,真是我见尤怜。事不宜迟,我就拉着他向厕所走去。进 去了,我便把它拉进一间便房。
 
  “老师现在和你一起脱衣服,你就可以看清楚我们的不同了。”
 
  然後,我们一起脱精光,但他却害羞不脱那小小的内裤,反而对着我半硬的 下体发呆。我蹲下,隔着内裤抚摸着他的小弟弟,然後又轻抚他全身,叫他不用 怕。
 
  我勾着他的内裤裤头,慢慢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往下移,而我朝思暮想的小东 西也一点一点地在我眼前展现。突然,“德”的一他的小弟弟竟打在我的脸上。 
  看着那勃起的可爱小东西,稀疏地几根毛,真想一口含进嘴里,只是我知道 不能猴急。
 
  我站起来,让他看回我傲立的下体。
 
  “我们都勃起了,看到吗?知道勃起吗?就是小弟弟变硬了。这是因为我们 都受了性刺激。性刺激包括了听的,看的和触动的。比如刚才你听了我的话硬了, 而我刚刚看了你的小弟弟也硬了,现在我摸你的小弟弟他就会更硬了。”说完, 我立刻伸手去帮他作手淫。
 
  他闭上眼睛,微张着嘴享受着。
 
  我停住了,“对不对?如果你来摸我的,我的也会变得更加硬的。”我捉着 他的手,紧包着我的下体,前前后后地摸着。他的眼睛,没离开过我的下体。 
  “我们会勃起,是因为我们的小弟弟充血了,就是有大量的血液流进去,使 它跷起来的。所以,你越硬就证明里面有更多血,所以我们的龟头就越红,懂龟 头吗?就是小弟弟的头。”我拉开他的手,把他拉过来,让他的身体和我的下体 游戏。然後我也蹲下让它享受同样的乐趣。
 
  “不一定是摸这里才可以让小弟弟硬的,我现在摸你其他地方,你也会硬的。 

 
  说完,我就抚摸他的脸,慢慢地移到颈。当我的手来到他坦平的胸口时,我 贪婪地在他的两颗乳头流连不去。之後,到了他的肚子,再向下,避开了他的下 体我轻抚着他的大腿,他发出了连连的喘息声。我的手,经过了他的小腿,从後 面往上摸,到了大腿,到了臀部,再在他背部游走着。
 
  只见他双眼紧闭地喘息着,我知是时候了:“这里不是很方便,不如你来老 师的宿舍啦!”
 
  他当然只有点头的份了。穿上衣服,我们就快步走到宿舍去。
 
  只见门未琐紧,他已经开始宽衣了。我也得赶上他,于是立刻走到他身边, 帮他一起解开我们身上阻碍的布料。很快的我们又坦诚相对了。我把他推倒在床 上,继续地爱抚着他,教他不断的享受着那酥松的感觉。
 
  “你还记得老师说过精液吗?想不想看?”他使劲地点头。
 
  “那麽你记得刚才我们怎样手淫吗?会做吗?”
 
  他点头。我把他的手拉过来包围我的下体,指引着他为我做活塞动作。哦! 
  他那细嫩的手,这麽样地和我的弟弟接触着,多令人感动和兴奋阿!而他也 渐渐可以自己来了。
 
  不久,我越来越兴奋,拉他的手越做越快,我就快射精了。我停下,吸一口 气:“我就快射精了,你看清楚了,注意我的睾丸,就是蛋蛋会上升,我全身的 肌肉会收缩绷紧,然後我的下体就会射出精液了。准备好了吗?”
 
  我让他勃起的下体摩擦着我的后门,而拉着他的手就越动越快。
 
  “来了!”我喊。
 
  一道白色的精液,疾射而出,直落到他脸上,我把我的下体压低一些,把馀 下的精液都射在他因兴奋而白里透红的身上。
 
  等最後一滴精液也流到了他身上后,我躺在他身边。
 
  “男人射精后,勃起的下体就会变软,感觉虚脱无力,要一段时间之後才能 再射精了。你看,在你身上的精液,原本是很浓的,也渐渐液化了,精虫就会趁 这时候游到卵子去了。”
 
  “老师我懂了,我想,我也该走了。”他尝试抹掉他身上的精液。
 
  “这麽快?你不想也知道高潮射精的感觉吗?你就那麽硬硬地回家吗?不怕 有人看到?”我立刻转身半压在他身上,手则在他下体玩弄着。
 
  他又点点头。
 
  我便压在他的身上,两只手抚摸着他,从他的脸开始又吻又舔又闻的,品尝 我这份一生中最美味的午餐。当我来到他的颈项时,他有些怕痒,但却伸手抱着 我了。等我在他胸部尝着他的汗和我留下的精液时,他开始在我的背部摸索了。 
  我不断地狁着舔着他的乳头,看着它慢慢地突起,听着他急促的心跳。
 
  当我把他的腹部都舔过之後我故意忽略他的下体,移向他的大腿,小腿。然 後我把他翻过来,向上攻击着。我轻轻咬着他那有弹性的股肉,再把舌头伸进他 的穴内。他呻吟了,然後他竟情不自禁地在操棉被。我当然不让他继续,我把他 拉起来跪着,然後我才继续去品尝他。当我再把他转回来对着我时,他脸上的红 晕,证明了他的热和兴奋。
 
  “阿豪,你知道吗?除了把下体放进女人的阴道外,还有一些性交的方法是 让女人或是男人使另一个男人达到高潮的,我现在就和你进行其中一种,就是口 交。”
 
  于是,我开始吻他的小弟弟,它竟然颤抖。然後我便把他的小弟弟都放进我 的口内慢慢地允吸着,用我的舌头挑逗着。他越来越兴奋,开始把他的下体挺进 我的口里,还一手压着我的头一手自摸着。而我每每在他差不多高潮时就慢下来, 教他欲生欲死。看他那麽地投入,我想该给他更珍贵的东西了。
 
  “现在我再教呢一种,叫肛交。通常男生和男生做爱时都会做的。”
 
  我为他手淫了一会,便把他的脚拉得更开一些,然後扶着他的下体慢慢地坐 下去。他毕竟还小,进来了也不会很痛。我开始慢慢地上上下下地活动着,他也 呻吟得更大声了。一想到他那可爱的东西正在我的体内摩擦着和看着他那投入的 表情,我就更兴奋更用功了。他开始主动地挺进,手也来为我手淫了。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挺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为我手淫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然後他深深地挺入,身体肌肉绷紧,一阵颤抖后,我感到一股热热的液体,射进 我的体内。我立刻站起来,让他看看自己的成就。他握着他那不断抽搐着的下体, 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射在我腿上和他的身上,也有一些射到我的下体来了。
 
  “豪,你真棒!射了这麽久!”我微笑着赞他。
 
  “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这是我第一次射精。老师,谢谢你。”
 
  我没想到,我不只夺了他的贞操,还夺了他的初精。他用手指把他身上的精 液沾来吃了。我躺在他的身边,他突然转过来,把留我腿上、下体上的精液都舔 净,然後他也要求把他身上残留的精液都舔掉,我当然义不容辞了。
 
  “迟了,你该回去了。来,我帮你穿衣。”
 
  “谢谢老师。”
 
  穿好衣,正想开门,他又拉下了裤链:“老师,你再吸我一次好吗?”
 
  我摇摇头:“今天你才第一天射精,不要玩太多,伤身的。”
 
  他穿回裤子,走了。
 
  他日第二天教书时,我尽量当什麽都没发生过。可是,我才进宿舍,就看见 阿豪全身赤裸地躺在我床上,一柱朝天站的等着我。还来不及问他怎麽进来的, 我已经伏在他身上,一面吻他,一面脱衣了。
 
                           代课老师(下) 
  自从上次当代课老师发生了阿豪事件后,我这两年来几乎每次手淫,都想着 那时候的一切,甚至连梦遗也因为阿豪的赤裸身体。于是,在这毕业后,工作前 的数个月,我决定重操故业,再当一当老师。只是,这次我当了中学老师,因为 阿豪也就读这中学。
 
  这中学在这里是出了名的,几乎所有的流氓都出自这中学,但在县内无论是 学术还是运动,它都是榜首,可谓龙蛇混杂。是上天保佑吧,我的第一堂课就是 上阿豪的班,久别重逢,我们都在兴奋间带点尴尬。
 
  不用言语,他下课就来找我了。
 
  “老师,好久不见了。今天放学后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谈谈天。”
 
  我笑着点点头:“你来找我吧!我今天最后一堂没课。”
 
  “好,老师。谢谢老师。”
 
  放学后不久,就看见阿豪微笑着走来了。他招呼了我一声。
 
  “把书包放在这里吧!你想去哪里聊?”
 
  他但笑不语,搭着我的肩出去了。他领我到了厕所,把我推进其中一间便房, 才关上门,他就把他的唇贴上来,手则紧张地脱我的衣。我当然也迫不及待地揭 开包裹着他那漂亮的躯体的校衣。我们很快地赤身露体,拥抱在一起,接吻、爱 抚,手淫然後口交。他那已经不再是小可爱的弟弟,满满地塞进我口里,每一次 的抽动,挺进,都直达我喉咙,而我的舌头,为此更努力地在讨好它。
 
  他开始呻吟,也把他的下体挺得更进了,然後他一棒挺入,全身肌肉绷紧, 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他的下体,轻呼一声,射了!一、二、三……射了近十下 才停止了抽搐,但精液依然流着出来。我站起来,和他接吻,把嘴里的精液都和 他分享。
 
  “我忍不住了!”说完,我就直直地挺进,把精液都射在他的口里。等他把 我最後一滴精液也吸了,也站起来和我分享。
 
  我们抱着对方,吻着对方任何可以让我们吻到的地方,舔着对方的汗,呼吸 着对方身上的汗味和浓浓的男人味。我们的下体,又站起来了,我下身紧贴地互 相摩擦着。就这样一直到我们再一次射了精,全身沾满自己和对方的精液。 
  穿好衣服,他说:“老师,不如你来我家,今晚不要走,反正明天是假期。 
  好吗?“
 
  “不要紧,今天家里只有我和我弟弟小家,妈妈去旅行,下星期才回来,爸 爸则临时有事去KL开会了。”
 
  “是吗?那好吧!”
 
  正想出去,却听见隔壁的便房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于是我便爬上去瞧瞧, 竟是三个学生在里面翻云覆雨,而那个被前後夹攻的学生,露出了不知是兴奋还 是痛苦的表情。而且,好像不只隔壁这一间,而是几乎整个厕所都这样。我轻轻 地兜了一圈,真是各有精彩,有些还中门大开,不怕你看的挑战着。
 
  我转回头去时,只见阿豪站在门外,原来我们原用的厕所已经被占霸了。而 里面的情形也可想而之。
 
  我送阿豪回家,顺便认路。一路上,我就问阿豪厕所是怎麽回事。
 
  “反正就是这样了,个个都在厕所里玩,有些回家玩,但就没有多少个是真 的有心的,三天两天就换新对象,有不少是一夜情。好学生也这样,差学生更明 目张胆,逃课去厕所。校方也管不了,因为当他们知道时,已经无可救药了,要 开除,恐怕没学生了,要罚也罚不完,更罚不怕,最後只好只眼开只眼闭了。” 
  “家长也不管?”
 
  “在学校的事,管得了多少?投诉也於事无补了。所以,很多家长就把孩子 送到外地去上课了。”
 
  “真的个个都这样?”
 
  “你不这样,也得这样,你不主动玩,他们也会找你,你不依,放学就得依 了,而且下场更糟糕。我就是样本了,我不主动,却有时操得比他们主动的更多 次。”
 
  我送了他回去后,立刻回家收拾行装,同妈说今晚去朋友家过夜,就匆匆出 门了。
 
  我敲敲阿豪家的门,只见他露出赤倘的上半身来迎接我,我以为他只是赤膊 而已,谁知进到家里一看,他竟事一丝不挂的。
 
  “你这样不怕有别人来拜访吗?还有你弟弟呢?”
 
  “小家在洗澡。很快就出来了。”
 
  “你不怕他看到?”
 
  他笑着摇头。这时,澡房的门开了,出来一个赤身露体,身上挂着水珠,正 在抹身的男子。他样子不比阿豪俊,只是更顽皮和逗人欢心。而那一身白皙的肤 色,健硕的肌肉,和阿豪不相上下。他就是小家了!
 
  “老师,好。”
 
  “好。”
 
  “老师,你和阿豪先上房间,我煮好晚餐就叫你们。”
 
  “煮晚餐?”
 
  “是的,今天轮到我煮晚餐,他打扫和洗碗。”
 
  “分工合作呀!”
 
  阿豪拉着我:“老师走吧!今晚你和我们一起睡,要去他房间还是我房间就 你选。”
 
  我先看见谁的房间就睡谁的好了。
 
  进到房里,我立刻就倒在床上,而阿豪就站在不远处。直到这时,我才看清 楚了阿豪的身体,见证了他的成长。他的长高,故是早已察觉到的,只是他粗壮 的手臂,结实的腿,阔而微突的胸肌,六块若隐若现的腹肌,还有那变得长了、 粗了,颜色黑了的下体在浓密的阴毛下晃动着。他转身去找东西,只见他那背部 的肌肉随着他的运动而活动着,坚挺的臀部和後面看来更清楚的腿肌。他已经是 个真正的男人了。
 
  他收拾好了,就躺在我身边:“在干什麽?”
 
  “在看你。你长大了。”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老师,可是你和两年前一样哦!还是那麽吸引人。” 
  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为我脱衣:“老师,不如冲个凉才吃饭吧!” 
  我点点头,脱我的衣钮,他则不客气地拉我的皮带,解开我的长裤和内裤。 
  然後我便进澡房了。阿豪想跟进来,我拒绝了。我冲好了凉出来,菜肴也差 不多都作好了。
 
  “老师,来吃饭了。”
 
  “老师,饭菜准备好了。”他们两个几乎同时叫我。
 
  我笑着走过去,坐下,不久便开饭了。
 
  “哇!小家,你做的菜真不错,好吃!”
 
  “老师,他做一样东西更不错呢!”
 
  “什麽?”
 
  “口交。他可会吸人了!”
 
  “老师,别听他乱讲了!”
 
  “你们别一直老师老师叫了,叫我哥哥吧!”
 
  “哥哥!”他们同时叫了。
 
  吃饱了饭,阿豪便去洗碗。小家却叫我去沙发坐下,然後拿出一片VCD。 
  “哥哥,这是我和阿豪偷偷买的,我们很辛苦才叫到一个学长帮我们买,我 们也只看过一次而已。我们现在和你一起看。”说着,映像已经出现了。
 
  “不等阿豪?”
 
  “不要紧。”
 
  映像是两个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日本少年,刚刚驾车回到家里。然後,他 们进屋子,房间,最後是澡房。他们双双脱掉了衣服、裤子、内裤,赤裸裸地在 镜头前,然後一起洗澡。冲着冲着,他们开始抚摸对方,两根不小的下体开始膨 胀、起立。然後他们开始他们的性旅程,从澡房到客厅到厨房到房间。
 
  一直看着,我们都随着剧里的两个主角勃起,互相手淫着、爱抚着。戏完了, 我们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高涨,只觉得全身无力,身上都是精液。
 
  “老师,我们回房间休息吧!”
 
  “嗯。”我点头答应。
 
  来到房间,三个赤裸的男人,当然不可能是真休息了。
 
  阿豪把我拉到床上,和我接吻。小家则趁这时候吧我的弟弟含入他口中。阿 豪说得没错,小家这家伙可是真会吸人的,我觉得我的弟弟连连抽搐,很快地我 便支持不住地射在他口里。阿豪开始转移目标,往我背部转去,而小家则往上移, 将他的小弟弟放到我脸上嬉戏。
 
  阿豪突然发出一声叹息,他们两个便象约好的直往我前後两口进攻。我有些 不知所措,後面的进攻令我想专心一致地享受,但前面这可爱的小香肠却让我身 不由己地去套弄。我就这样一直叹息着、呻吟着,直到我前後都充满了他们的精 液,我的下体已经再次挺起了。他们两个人伸手去抚弄着它。
 
  “哥哥,舒服吗?”阿豪问。
 
  “嗯。”
 
  “还要更棒的吗?”
 
  “阿?”
 
  说着,他们两兄弟交换了阵地,阿豪将我的下体吞了进口,然後他们两又再 前後夹攻,将他们的下体放进我的身体内。这一次可非同小可,全身的大口小口 都让他们侵占了,还阵阵快感如浪潮般地涌过来。阿豪的下体我是熟悉的,只是 他的吸人技巧,不下于小家,而小家的下体,想不到竟比他哥哥的更有能耐,一 般的大小,长一些,只是那猛攻的冲劲,实让人欲仙欲死。终於,我们三个人几 乎同时将积存的精华喷了出来。这一整夜,我们几乎就在做爱和休息中度过。 
  第二天,我突然好奇的问阿豪怎麽会和小家玩在一起,是不是我那时候误导 了他。阿豪说,本来他也不想小家这样,也不是因为我,小家的加入,是今年年 头的事。
 
  是迎新周,可是并非校方做的,是中四中五的学哥们做的学校做的,上星期 已经完毕了。这迎新周,花样不少,体能智力活动一样不少,而且几乎每天都有 不一样的玩意,而肯定有的,就是体能训练如跑步、掌上压等,匝其智力活动就 是问答比赛。起先的三、四天,真的大家对这迎新周的评价都好得不得了,都玩 得不亦乐乎。
 
  第五天一切开始变样。每一项活动的难度低了,却增加了惩罚的部分,就是 脱衣!有什麽做不到或答错了的,就要脱一件衣。有些脱得只剩下内裤了,不脱 就会被学哥们强脱或被抓下体,可不是一个抓,而是个个抓,而且是伸进内裤里 面抓,他们当然也不是一抓算,总是在里面抓那麽三、四次才甘愿,而象小家这 种小可爱,更让他们爱不释手,一手拉开内裤裤头,一面看一面抓。
 
  第六天,害怕的人多但缺席的人却少,因为他们已经说了如果敢不来的接下 来的日子也不用想会好过了。
 
  这一天,他们更是猖狂,一来就要全体脱光光,他们也一样赤裸裸的面对这 些小学弟们。还是同样的训练,同样的比赛,可是,一旦错了,可要在数百人前 手淫到射精为止,当然在“表演者”的身上和捉着他下体的,不只是他本人的手。 到後来,就直接是站在那里任他们玩了,手阿、口阿、下体阿,都用上了来对付 那可怜的孩子。
 
  精疲力尽或接受了“特别指示”的,要做的,是为那些学哥解决他们的生理 需要,手淫的,要将他们的精液抹在身上;口交的当然要吃下去了。
 
  最後一天,学哥们拿着他们第一天填写的表格,看看学弟们是不是真的将他 们的哥哥带来了。他们只要哥哥,一来这样才有得玩,二来就算已转外校的都来 了,不是让他们大饱淫欲吗?于是阿豪也难逃一劫,来了。
 
  其实平时阿豪都经常被这些人青睐的了,现在他和小家站在一起,更是让人 注目的一对,个个都说,原来你是他哥哥阿,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而很快的, 在第一的项目,他们这两兄弟就要被罚了。经过一番讨论后其实说讨论是给脸了, 不如说是“抽水”,心神全在他们两兄弟的身上,拚命地玩弄抚摸着他们决定来 一场帅哥干小弟的表演。
 
  于是,他们安排所有人坐下,把桌子排好,阿豪两兄弟就在上面了。虽然众 目睽睽的尴尬,但是也没办法,小家躺在桌上,阿豪垮在小家身上,开始亲吻。 
  很快的,他们便进入了状况,阿豪的口,也离开了小家的口,往下移了。 
  阿豪的舌头,滑过了小家的颈,在他的胸膛滑动着,然後它遇到了那可爱的 黑葡萄,阿豪又舔又吸的,小家忍不住呻吟了,手也在阿豪的背更用力的抚摸着。 阿豪吸完了左边吸右边,然後再往下移,在小家那明显但不突出的腹肌流连。 
  再往下,阿豪把小家的阴毛舔弄得湿湿地,却避开了那红通通的下体,到了 小家那仍然光滑的大腿上。左右的大腿都被舔了,阿豪回到了小家的胯下,在他 的阴囊游走,然後才把小家的下体含进了口里。最後,小家的家伙,随着小家的 怒吼,在阿豪的口喷射了。阿豪尽数吞了下去。
 
  这一幕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当阿豪口离开了小家的下体,小家未消肿的下 体,流出了几滴精液。而四周立刻响起“干他!干他!”的声音。阿豪用手套弄 了自己的阴茎几下,将小家的双脚抬起来架在自己肩膊上,然後将小家刚才流出 的精液抹在他的後门,再慢慢地将手指伸进去,小家不舒服地扭动着。阿豪将下 体对准小家的小洞,把早已被自己的淫液润湿的龟头缓缓地塞进去,口中不断说 着:“小家,呢忍着,忍着,很快就好了!”
 
  终於,在小家被撕裂的喊叫声中,阿豪完全进入了小家。阿豪不动,小家的 後门却在一下一下地伸缩着,让他感到阵阵的快感,等小家慢慢地适应了,阿豪 开始小动作地抽动,然後动作越来越大,小家和阿豪的呻吟、喘息也越来越响。 
  阿豪的身体移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然後他全力挺入随着自己发泄的吼 叫,将整星期的精液射进了弟弟的身体里面。等他将下体抽出来时,有些混了血 迹的精液随着流了出来。
 
  观众席上,早已一片狼藉,地上沾满精液,有些还在手淫,有些已经开战了。 
  可是一手捉着自己的下体在手淫的学哥们并没放过他们,他们走前来,把空 着的手在豪兄弟俩的身上游走,还将手指沾了他们下体的淫液或精液,伸入了他 们的後门,刚被破身的小家,忍不住痛苦的呻吟起来。
 
  一个学哥在阿豪的耳边说:
 
  “既然你今天插了你弟弟,我们也很公平的,现在到他插你。”小家在叫不 要。
 
  那学哥听见了,继续对阿豪说:“如果你不让他操,那我们就要操他了!” 
  阿豪不忍小家再受折磨,起来跪走到了小家的腰部,捉着小家已经被学哥们 弄醒的下体,慢慢地坐下去。由於缺乏滋润,阿豪下得很慢,但是刚才说话的学 哥在他的肩膊按了一下,小家的阴茎,立刻完全进入了阿豪的身体内。而努力咬 着牙根不出的阿豪,痛得在发抖。
 
  学哥们的手,依然在他们的身上活动着。阿豪渐渐地适应了小家的进入,开 始慢慢地起伏,小家也不能自我地开始抽插他哥哥。
 
  学哥们并没有停下来看戏,却更猖狂地把下体塞进他们的口里,他们的口里 都有两根大大的下体在抽动着。
 
  而刚才那说话的学哥,竟不管刚才的约定将他硕大的下体插进了小家的体内, 而手就在取悦着阿豪的阴茎。其他无法分享他们的身体的学哥,就拿他们的手来 手淫或把他们的阴茎往他们身上擦,直到射精。而他们兄弟口中的下体也不断地 更换,学哥们的精虫就要将他们的肚子撑破了。
 
  终於,一个接一个的,学哥们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满足,而小家也已经两度 将宝贵的精液送进了哥哥体内。他们解决后,竟获准提早离开。于是他们拖着疲 惫而带精腥的身体回家了。後来听小家的同学说,他们留下来的,也只是要在他 们面前表演活春宫和让他们操可以了,整天都只是在做爱。
 
  “从那时起,我们便常常在一起了。”阿豪说。
 
  听到这里,我心疼地把他们紧紧地抱在我的胸前。他们却趁机咬我的乳头, 把我的性欲再次点燃。我离开把阿豪压在我的下面,两根热枪交战,而小家的热 枪,则塞进了的我密穴,进进出出地抽插着。
 
  我们就这样,一直到了傍晚我们才冷静了下来,我们一起洗了个澡,在浴室 里最後一次品尝了大家的精液,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可是晚上,我在床上,却一再地想起了我们的玩乐。我本来就有裸睡的习惯, 就算在学院时,我也是这样,逼得我那不想和同性恋扯上关系的室友总一再地警 告我,但又一再地叫我和他一起手淫,因为他要看我。我很喜欢他帮我剪阴囊後 门和後门的毛,因为他一定一手捉剪刀一手捉着我的下体,当我的下体涨大时, 他的手就越捉越紧,不知在帮我手淫还是享我的血液不流进去。
 
  有一次我捉着他的手,逼他帮我手淫,直到精液沾满了他的手,那是唯一一 次,他吃我的精液并要我帮他手淫。其实那一晚他也裸睡,我还趁他睡帮他口交, 只是他不知道。
 
  当晚也是唯一一次我我和他同床共被。我把盖在身上的被丢开,一面想着这 两天来的点点滴滴,一面在抚摸着自己的胸,搓着自己的乳头,另左手则慢慢地 滑过我因少运动而不结实的腹部,摸到了阴毛,再向下将未推完的包皮拉开,姆 指在龟头转圈地摩擦着。
 
  我的右手,也来到了我的毛不多也不长的大腿,向后摸我的屁股,又返回大 腿来,然後向上到腹部到胸,又往下,如此的反覆着。我的左手则在我热红的阴 茎上上下下地活动着,时而只是用手摩擦,时而拉动包皮摩擦。
 
  有时我会将我的包皮推到最根部,让我的下体更加地挺立,然後用三只手指 滚动我的睾丸,摩擦我的阴囊。我的下体越来越硬,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双 腿的肌肉都往上提,我身体的肌肉也越来越绷紧,然後一道力直冲到我的下体, 随着我因绷紧而往上翘的身体,我的精液急射而出,直上半空再坠落在我的身上。 
  射了几次之後,精液还泊泊地流出,沾满我的阴毛和阴囊。
 
  而我,虽然身上满布精液,但也终於可以安稳地睡一觉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kelly5288 于  编辑 ]